2009.10.31

【白骸短篇】载体

「白兰大人,后续工作已经准备好了。」

战争进入最后的紧要关头,白兰坐在椅子上,滚动着放置在桌子上的棉花糖,一点也没有提起半分兴趣的样子。
自从六道骸从这里逃脱了之后,生活似乎减少了很多乐趣。


「白兰大人,后续工作已经准备好了。」

战争进入最后的紧要关头,白兰坐在椅子上,滚动着放置在桌子上的棉花糖,一点也没有提起半分兴趣的样子。
自从六道骸从这里逃脱了之后,生活似乎减少了很多乐趣。

十分温馨的房间突然失去了家具,他的离开骤然带来鱼离开水时的感觉。渐渐的,丧失了赖以生存的,然后窒息在阳光之下。
斗嘴的时候总是过早的用自己的行动封住了对方的嘴,到如今寂寞了也无法听得到。

看到自家boss毫无生气地样子,别有用意地再次开口:「听说,这几日复仇者监狱很热闹。」
「是吗?」终于回答他的话语的白兰一瞬间打起了精神。
他眯着眼看着下属,对方低下头。
「无论是骸君……或是小正……都不会这么怕我呢。」
也并没有叹气,白兰只是挥挥手,然后又开始玩弄自己桌子上的棉花糖。
「到底,无聊的日子什么时候才到头呢。」

白兰总喜欢挫伤六道骸的,从他最引以自傲的幻术,到他对彭格列的用心。因为他讨厌这个男人没有顾忌没有限制地存在在这个世界,适时地折磨一下也满足白兰看戏的心情。因为,他永远不需要为六道骸的情绪买单,纵使他十分依恋这种相处,但并不意味着他舍不得毁灭。

两人也并不喜欢和平相处,六道骸更喜欢用自己嘴上尖利的讽刺来反驳。不过每次到最后,都只能沦为另一场斗争的导火线,白兰更喜欢看他不能控制自己迷茫着双眼的模样,每当此时他总会轻轻吻上六道骸那只诅咒的眼睛。
「很漂亮的颜色,就像血一样。」
如果是平日,他会轻蔑地用异色的眼睛盯着他——这时也只剩下迷茫的表情,似乎感受到了极致的快乐——内心却异常荒芜。
白兰是明白他的感受的,甚至他更乐于剖开眼前这个人的心,仔细地寻找那些自己喜欢的而他隐藏在内心深处的秘密。
「骸君,你是那么漂亮,就算你是污秽的,也那么迷人!」赞美着,感受到躯体的温热,感受到心脏的跳动。
只听到那个蓝色长发的男人轻轻地笑着:「你喜欢的,都是幻觉。」
白兰并没有立马生气或是表达自己的愤怒,而是竭尽全力的挑逗着,妄图再次使对方陷入情欲的陷阱。他的手慢慢的顺着胸口移到了脖颈处,轻巧地收紧了手中的力量,就这样俯下身来,白色的发与蓝色交叠,紫色的眼睛静静地凝视着眼前的六道骸。
尽管对方还是恶质地挑衅地勾起唇角笑容,并试图发出「kufufu」的笑声。
瞬间,将对方的笑声掐在脖颈处。
白兰伸出舌头,舔上六道骸的脸颊。尽力躲闪着,却发现空气稀薄。
「就算是幻觉,我也觉得十分的高兴呢。」白兰含糊不清地舔着对方的耳廓,在耳畔低声说道,「你真正的肉体也没有人可以比我先得到。」
明显的,眼神里抗拒的光芒越发明显。
「我知道,骸君你不喜欢我,谁喜欢一个跟自己如此想象的人呢。」白兰眯眼狡诈地说,「我也不喜欢骸君呢,但是呢,你会成为我的,因为我们如此想象。」
六道骸终究失去了气力,缓慢地闭上了眼睛。白兰的「玩笑」,在白皙的肌肤上留下了狰狞的指印,而在脖颈出形成了一圈环状的淤痕。
「真像是锁链,或是大号的戒指?」白兰似乎用着询问的语调,但身下的人并没有做出一丝的反应。
「骸君,怎么没有半点反应呢。」任谁都可以想象到说出这话的密鲁菲奥雷首领的表情,带着危险的神色,似笑非笑地勾起唇角。
「如果不是现在被你关在这里,你以为我有这么好心理你这个变态吗?」
「哦呀,原来我在骸君眼里这么不堪呀,原来我跟你做这种事情是因为骸君你的好心?」
「……」
「你其实也不想回那里吧,那个阴暗的连阳光也到达不了的监狱里——十年之间,你靠着这样的幻术完成了多少任务?你很期望吧,骸君。被我这样囚禁在这里,像个普通人一样生活。」
六道骸猛然睁开眼,似乎被白兰揭开了疼痛的伤疤,顿时剧烈地挣扎起来。白兰哪里容得他随意乱动,扣住了手脚,全身的力量压制着对方。
「你是不是,在感谢我呢?」
「谁会感谢……唔!」
白兰低头咬住了他的唇瓣,将剩下的话堵在了他的肚子里。舌头侵入了口腔,控制住了对方的呼吸。
「彭格列给不了你,明白吗?」


「我期待与你一战,六道骸。」
「直到我可以触到真实的你。」

白兰突然笑开了,似乎想到什么可笑的事情:「要不是我放水,你以为你就那么容易逃出去吗,笨笨的骸君。」
他终于停止玩耍棉花糖,抓起袋子里剩余的,塞进嘴里。
脸上泛着甜蜜的微笑。




End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nangongfeizi.blog126.fc2blog.us/tb.php/5-97e9835f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