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31

【骸云】爱丽丝的礼献


Alice的礼献

01

黄昏下的塞纳河畔,泛着碎金一般的流光,石质的桥梁还被缠绕上旧时代的印刻。来来往往的旅客交织的曝光灯和喧嚣之中宁静的河畔咖啡馆形成鲜明的对比,白色的遮阳伞被老板收起,取而代之的是桌子上精致的烛台。
法国的浪漫已经含在了他的举手投足,艺术家的流浪天性与金钱的物质感共同组照了这个神奇的城市。


Alice的礼献

01

黄昏下的塞纳河畔,泛着碎金一般的流光,石质的桥梁还被缠绕上旧时代的印刻。来来往往的旅客交织的曝光灯和喧嚣之中宁静的河畔咖啡馆形成鲜明的对比,白色的遮阳伞被老板收起,取而代之的是桌子上精致的烛台。
法国的浪漫已经含在了他的举手投足,艺术家的流浪天性与金钱的物质感共同组照了这个神奇的城市。
「看见他了吗?」路边站立的小女生兴奋地对着同伴指着,「真是帅气的一个人!跟我们学校的东洋人都不一样呢。」
另一个稍显成熟的女性似乎不屑于看向这边一眼,挥挥手道:「所以说Alice你还是一个小孩子,真不明白那些黑色头发的黄种人有什么帅气的。」也许是由于阅历丰富,并喜欢结交身材高大的男性,并不喜欢东方那种略带中性的气质。
「可是……」Alice低头咬着唇瓣,似乎略有些犹疑,「他也许可以帮我们解决……」
另一名同伴却没有了往日总爱出口的「这怎么可能」「你真是妄想」,Alice抬起头就看见自己的女伴出神地看着那个来自东方的男人,眼神里还有着狂热。
「真是神赐予的杰作……没想到……」作为神学院的学生,两个女生都为着学院的庆祝日而苦恼着,因为必须要有足够的参与者才能申报节目,在街头打探也必不可少。
而不知不觉已被两位女性青睐的云雀恭弥却在等人。
他皱起眉头想着草食动物给自己开下的这个月报销单,而小婴儿也说这次任务可以将过往他毁坏的公物一笔勾销,想想似乎公费旅游十分划算——可为什么同伴是那个该死的凤梨。在水罐里快要发霉必须藉助那个带着雾守戒指的女性才能出现,嚣张地要求住五星宾馆的恶劣男人,在抵达宾馆之后就借了云雀恭弥的信用卡副卡去巴黎街头「搏斗」,然后又一个电话交代了自己其实忘记拿任务所以就拜托云雀来取。
其实本来云雀恭弥是不会在意别人的合理要求,但是那个凤梨头指使人的语气实在是霸道,又加上本来就从来没有和这个男人有什么好关系,所以着等待的时间也异常难捱。
烦躁地转着戒指,终于在三圈之后倏然起身。
「那个——!」然后碰到了凑上前正准备询问的女孩。
那个带着些雀斑,皮肤颜色健康,棕色卷发的女孩怯懦地退后几步。
云雀皱眉,用法语问道:「没有事吧?」
不知是因为这个东方人口中的法语太流畅或是其他,女孩的脸迅速泛红:「那个……可以……可以……」
「alice!我说你不行吧。」从后面走上前的另一个女孩个子很高,头发利落地扎成马尾,金黄色的发色也是璀璨。她微笑地递上了自己的手,用熟稔地语气说道:「你好,我是法国神罗女子大学的学生,我是Lyda。」
这个黑色短发的男人后退几步,并没有为这面目姣好的女性的搭讪而自得,而是用一种更为冰冷地表情盯着Lyda的脸。Lyda的脸上带着尴尬,缩回了手。衣角被Alice扯住,Lyda给背后人一个安抚的微笑。
「没有空接受你们的委托。」男人磁性的声线平静地拒绝,扭头便走。
只听见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带着惯有地漫不经心和懒散:「恭弥,别这么绝情啊,忍心拒绝这么美丽的小姑娘」
东方男人冷哼一声:「你不是要采购吗?」
「哦呀哦呀,你给我的副卡被我刷爆了。」来者捧着自己的脸叹道,「谁叫巴黎最近流行制服装扮的路线啊。」
云雀恭弥没有发话,但他紧握的手可以看出他内心正无比厌恨眼前这个梳着凤梨头的花哨男人。
「那个……你好……」
「是神罗大学的学生吧?」六道骸微笑着和Lyda握手,「我是这个家伙的同伴,你们是想找他参加这次的祭典是不是?我听说了,那是很有趣的活动,所以我和他决定参加了。」
「谁要和……!」之后抱怨的话被六道骸的手势打断。




【坑了】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nangongfeizi.blog126.fc2blog.us/tb.php/4-5e2205d5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