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31

【原创BL】斗



1

他倚在临水的阁楼上,摇着仿若血玉一般的朱砂红酒壶,面色红酡,白色的长衫已是凌乱不堪。在这里,似乎别样的清净,就连前来的酒客都没了踪迹。今日是梁国大将军开赴前线的日子,他想,这世界终于清净了。

纵然这浊流,已经淹没了他。

纵然……

「就这样,跟我斗一辈子吧,桑青。」





1

他倚在临水的阁楼上,摇着仿若血玉一般的朱砂红酒壶,面色红酡,白色的长衫已是凌乱不堪。在这里,似乎别样的清净,就连前来的酒客都没了踪迹。今日是梁国大将军开赴前线的日子,他想,这世界终于清净了。

纵然这浊流,已经淹没了他。

纵然……

「就这样,跟我斗一辈子吧,桑青。」


2

「大哥,你真是好大的本事。连天家的公主都垂青于你,这样一来朝堂上谁人不知你平步青云,如日中天。」湖蓝色长衫挽起,举起那杯佳酿,「人都说,红酥手——今日却是我这不知名的小吏来恭祝你,实在是愧对呢。」

「哪里哪里,桑青你真是客气。你才是清如水的好官,谁不赞誉呢。」笑意盎然,那眉飞入鬓,俊朗星采,玄色劲装,配上一口好刀,怪不得女儿家心仪。

「呵呵……」成桑青眉目低垂,看着已经送至唇边的酒,仰头一口饮尽,「真不知道能和你这样畅快一饮的日子还能有多少,明日蹉跎啊。」

「也是,一入这官场,才知道这水的深浅。」封志玉的唇畔带着一抹浅笑,神色也透有些许惆怅,「不知可否明哲保身呢。」

成桑青笑道:「可不是么,官官相护。不过志玉兄你也不要太过忧虑,好歹还有天家撑腰呢。」

「噗——桑青你是在笑话大哥我吗?」封志玉也不顾什么礼节,一指头就向对方额际戳过去,「你小子不说,暗地里讽刺我跟了个河东狮吗?」

「这八字还没一撇呢,敢情大哥你是王八对上了绿豆?」私交甚好,开起玩笑来也没了分寸,成桑青哪还有开始的拘谨,自然是笑开了,那一笑隐隐有着风流本色,「大哥,那公主金枝玉叶,自然是怠慢不得,比起那河东狮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吧。」

「哼,桑青你也别顾着笑话我——你处处都好,可这么大了还无家室,怎么对得起高堂。」封志玉神色一整,道。

「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那脾性,当不起家啊。若是说这做官,也是个闲散官吏呢。哪见得有什么大作为呢,自然别人姑娘家是不待见我的。」桑青叹道,「有时候想着就这样浑浑噩噩一辈子,哪有什么不好。」

「桑青这就是你过分自谦呢,这些年死读书的只有大哥我,你这从儿时就四书五经的文采有谁能及?」封志玉取笑道,「要我看,那姑娘家是恨不得爬上你家院墙都想瞧上你这美男子一眼。」

「别说了,大哥。」那眼里流着波光,唇畔清浅地勾起,手中的酒杯晃着晃着似乎要泼洒出来。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3

「娘,梅妻鹤子,有何不妙?」

「桑青,为娘的这么多年知道,你心底一直有人,可是——可是——」老人捶着床,一脸不甘,「为娘的只想看着你成家立室,才能安心呢!」

「娘,孩儿不孝,不想难为人家好女孩。」成桑青双膝跪地,「娘,你就不要操心了!养好了身子,我们一起去清远河看桃花可好……」说着说着,有了几分咽唔,却是隐忍着没流出泪来。

「怕是等不到那个时候了吧。」老人的神色霎那间浑浊起来,「也罢,纵使当初有情,也会负了一生。你爹——是不会回来了。」

「不会的,清远河的桃花这么美,娘你肯定能看到的。郎中说了,只要是料理这身子好一点,就不会——」成桑青突然想到了什么,欲言又止。

「孩子,我知道,这些年,那些钱你一直收着,分文未动。」老人叹了口气,「这官道上自然是处处排挤,虽是为老百姓做了几件好事,但是最终都不能扳倒那个人——所以现在才被贬成这副样子。一朝状元及第,你的同期,都比你官大了吧。」

「恩……」

「听邻居说,封志玉这孩子也入了官场呢,那孩子心性不坏,只可惜,也是个倔脾气。」

「是呢。」成桑青几分忧虑,「不过依公主的庇佑应该是不会出什么事吧。」

「你们俩都是傻孩子,依我看,封家那孩子怕是受不得天家那窝囊气吧,这孩子一向是不喜这套。」

「娘,你真是……了解……封大哥呢。」

「这么多年,你这么关照那孩子,为娘看在眼里还不知道?」老人说道,「可是,你每次都不让他知道,他功名利禄也看得太重……总有一天……哎……咳咳!!咳咳!」

「娘!你也不要想太多了。家里还有些积蓄,照着郎中的方子,一定有用!」

「那可是……你娶妻……咳咳!」

「娘……你这样……我哪还有心思寻思着娶妻呢……」


4

「成桑青,我看上的,从来没有得不到的,纵使你是什么硬脾气,纵使你心底有着谁,我都会给你剜得一干二净。」那凤眼微翘,狠厉地目光就如厉鬼,「从今日起,你休想就这样逃出我梁昊的掌心!」

他陡然从梦中惊醒,却是午夜十分。

月色洒入方寸,照在他的面庞。披衣而起,揽灯走到回廊。破败的院落未有修葺,倒是树木长得从从容容。花草也杂生,静得只剩下了秋蝉。

明年春天,清远河畔,又是桃花遍开。

「纵然文采斐然,纵然有青云之志……在这浊流里,谁能保得安宁。封大哥……你还是太天真了……」他裹紧了外袍,夜里惊起的冷汗被风一吹,就觉得浑身战栗。

「这次,又要我拿什么来换你平安……」

那个人的话语似乎还在耳畔回旋着。

「总有一天你会来求我,成桑青,你有很多弱点……而我只用等待而已。」

「布衣百姓和皇族贵胄斗,虽是争了这一时之气,但最终谁能保得他们温饱。成桑青,你以为你做得都是对的吗?百姓只愿平稳,而不是为了争那一口气呢。」

「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这个道理,读了这么多四书五经的你,还不明白?」

记得自己反驳道:「你也不是常青树!总有一天……」

凤眼里讽刺更深:「愿意爬上来的,自然可以踩在我头顶上。不过,你这心肠却是万万做不得的。」

「照我看,成桑青,若是你攀上比我更好的枝头,自然就可以出这一口气。不过在此之前,你还是不要妄想。」

十年苦读,换来的道理却是门门道道。

两袖清风,又有几人?

「你看那莲花美则美已,可那根,却是污秽不堪地长在淤泥里。」

「哪有出淤泥而不染,莲花的根可还是趟在那秽浊里。」



5

「桑青,你看这是什么?」封志玉从怀里掏出一封密折,笑嘻嘻地凑上前来。

成桑青只是定定地看着这三月未见的人,正值隆冬,官袍上落了皑皑白雪,衣服也有些湿淋淋的,像是从雪地里徒步过来的。那眉目依旧未变,只是那一身官袍衬得这人已经不再像是当初的封志玉。

听闻得他在朝堂上如鱼得水,听闻得他已是天家眼前的红人。

「封大哥……这是………………………………」

折子上写得全是梁昊的罪状,一条条甚是详尽。他吃惊地看着着白底黑字,手不住地紧握成拳。

「桑青,虽然你是归宁,但还是签了这份联名密折吧。我就不信这么多人都扳不倒梁昊,他打压你的事情我早就听说了,为了桑青你,我不辞辛苦……」

「大哥!」成桑青打断了他的话,「我想请教你一些问题。」

封志玉见得对方脸上严肃,也不由得消了喜色。

「你真的是为了我?」

封志玉勃然大怒:「难道是为了我自己的功名利禄不成!桑青,你这么多年被他逼的连妻子都娶不得……!」

「呵呵,原来是这样。」披麻戴孝的白衣人眼里闪烁着白露一般的东西,「你都知道了……我就说这三个月来……你为什么避而不见……为什么这三个月来……我连上门借钱的机会都没有……」

「那是公主她……」

「呵,说大哥你娶了个河东狮,你还真娶了。」成桑青一字一句地说着,「如果我没料错,几个月前,你每日朝我打听着这公主的消息,总是盼着这一天吧。」

「桑青你!」

「功名利禄如浮云,不过七个字。大哥,你费心了。」成桑青抛了折子,「这个东西,我是断断不会签的。」

「桑青你何苦!」封志玉的表情急切,似乎要冲上前来,但最终还是生生忍住。

「我们……还是恩断义绝吧。」成桑青道,「你也不用再为我做这些勾当。」

「冥顽不灵……」封志玉大怒,「你莫不是喜欢那个什么梁昊!」



6

「桑青,你喜欢我么?」身后那人笑道,语气里带着调侃,「我妨着你娶妻可也真对不住啊,不过照我看,你也不想娶个女人在家吧。」

「求求你……」

「什么?我听不到——」凤眼里微微柔和,似乎整个人带着喜悦,践踏他人的喜悦。

「求求你!」

「公主的驸马,我怎么敢动呢,桑青,你多虑了。」


7


「梁昊,总有一日——你会被我踩在脚下。」

「但在那之前,你别想逃走,也别想念着别人。」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nangongfeizi.blog126.fc2blog.us/tb.php/3-f9f635ad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